五竹

K漏/凹凸

【K漏】安



/两个小时的一个短……

/很穷的

/怎么才能写出那种感觉啊……

趁着KB洗澡这会儿功夫,哦漏去洗了白天买的一袋李子,不多,也没拿什么盘子装,就装回袋子里,带了一小摊水进去。他把那一袋放客厅桌上,自己随手拿了一个,往小沙发里一倒,咬一口,甜的。

哦漏实在是闲的没事,本来就不多的李子被他吃完了将近三分之二,这时候KB才出来,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带来一阵热气,他摆摆手让KB站远点儿。

“我辛辛苦苦买来的,你就吃了三分之二?”

哦漏很真诚地点点头:“嗯。”

KB什么都不管,一屁股坐哦漏旁边。刚洗完澡身上就又是一身汗,地儿本来就小,哦漏往旁边挪了挪,KB没动,拿来一个李子开始啃,边啃边算这...

【K漏】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很久

清早起来发现外面有阳光照进来,哦漏突然心情复杂。今天的天气看起来还不错,至少衣服晒得干,但他宁愿老天下雨。也不知道最近是怎么回事儿,晴天都热得跟大夏天似的能把人烤熟,一阴下来或者下点雨就冷得像深冬一样,风吹得呼呼的响,脆一点的树都得被折断。这也就算了,关键是两种天气还转换得十分频繁,加减衣服的时间都没有,每过两天就换个季节,还没有春天和秋天。

热到出汗衣服粘在身上的感觉哦漏十分不喜欢,虽然天冷的时候他总因为懒得加衣服而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下雨不用晨会也不用课间操,他正好可以窝在他那个靠墙的里面位置歇一会儿,也没人能打扰得动他。冷天教室内不冷,热天教室内可是热得像火炉。

事实...

钟寄于石

(话在最后

【K漏】论保护生态环境保护森林防止荒漠化的重要性(别管标题。没写完的)

0

而我始终望着东方,那是太阳升起与你来的方向。

1

鸟鸣。

约是清晨,沉睡许久的神明也睁开了双眼。水汽凝结成露自花瓣尖端落下,于湖边缘绽开层层纹路,日光随之涌动,霎时归于平静,恰如湛蓝眼底闪烁的金光。蚯蚓翻动土壤,钻入土层深处,新生不久的雏鸟鸣叫着乞食,大片紫苜宿铺满地面,极浅的树影投落,如同形状奇异的黑纱,风吹拂便如水般流动。

白雾初散,无所事事的水神坐在古树的长枝桠上,隐匿于繁茂的枝叶之下。画眉对于他的存在并不在意,飞过他的眼前去往低矮的灌木丛。哦漏自树枝上跳下,落地无声无息,虽然确实触及地...

胁迫,沉默,与生机的时刻。



<

他不知要去往何处。

天气似乎不是很好。虽然上午还有一点阳光,但从下午开始就下起了小雨,不足以冲刷什么东西,却清冷绵长,一点一点把地面晕成深色。晚上仍是没有一点变化,倒是风大了不少,从四面八方刮过来让人无处可躲。他的手被吹得刺痛,下意识把手机捏紧了些。屏幕舍不得熄灭,尽管亮度调到最低,白色背景反射出的光还是刺眼,一点也不亚于远处药店和各种超市酒店的霓虹灯牌。

那个药店——他今早还去过,去买一点感冒药,他说他头痛,发低烧,医生就给他拿了两盒药。28元,不算贵,药被医生装进塑料袋递给他后,他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医生反应过来问他是不是要小票,被他连连否决。医生笑着说你要小票吧你要我给...

衣服都脱好了为什么要穿上呢(。

西木团子栗:

我觉得是从我开始歪楼的 我自首

江源岸黑鸦:

替一个lof不爱的人发一下。

至此我们历经十天长达十四棒的击wai鼓lou传xing画dong就全部结束啦——。过程是非常愉快的互相伤害,在增进感情的同时开始产粮2333
staff:
第一棒 @茶鸠
第二棒  po主
第三棒 @pig哼唧猪
第四棒 @五竹
第五棒 @西木团子栗
第六棒 @东屋淆势声声裂
第七棒 @一卒
第八棒 @歪木衣
第九棒 @璎花花ꉂ(ˊᗜˋ*)
第十棒 @-a鹤-
第十一 棒 旁白(ಥ_ಥ)暂时没问到ID
第十二棒 @梅花de糖
第十...

我应该很敷衍了(。
努力加油建设社清村!

西木团子栗:

@五竹
突如其来的人设问卷233
P1是五竹,P2P3是我
就 画问卷好好玩啊以后有空可以试试别的问卷233
最后我要表白五竹大佬 还有她可爱的孩子们(比心

K漏>你要诚实,我的朋友。

考完了 成绩出来了 作业也发了
可能大概寒假你们就看不见我了 就假装我已经高三了
这个月 大概 应该 没有更新 拿这个充数好了(。
就 我
当时一边看着评论一边和团栗在小窗里笑成傻逼

钟旅:

一辆不明所以的车……
就当是滚了个弹珠好了……
刚入lof的萌新 多多关照(抖


链接评论

欢送,高呼,与死亡的时刻。



>

他蜷着身子躲在被窝里,努力让自己的身体变得温暖一点。电脑还开着,客厅的电视也被打开,放着某个台的晚会,为了营造出一种热闹的氛围。床头柜上的热水冒着热气,冰箱里什么都没有了。吞咽唾液就带来喉间的刺痛,咳到干呕让口腔弥漫着一股血腥味。所有人都在等着发祝福。这个小城市在不远的湖对面放起了烟花,五颜六色的光映在他的脸上。手机的电量还有百分之二十四。

想起了自己刚才不知为何走上街头。清冷的风迎着他的面直吹来,像冰冷的刀片在脸上贴过,整个面部全是冰凉的。风也灌进他的脖子,立起领子丝毫不起作用。双眼模糊到荧光灯招牌都晕成一片亮色,很多店家上次圣诞的装饰还没有换掉,竟不违和。有家小餐馆放着各...

【K漏】一个杂货铺



♢OOC满天飞的各种脑洞集 叫 杂货铺

♢都是些很短的段子……全是在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梗,都特别想看233333单独发嫌太少,就这样啦

♢尽管如此还是只有三篇(望天。直接从各自的文档复制的,所以带了标题和废话(。

♢想不起来有啥还要说

♢圣诞快乐喔。感谢你们。

【K漏】糖

*没粮没糖吃饿死了饿死了饿死了饿死了饿死了

*就是甜和不甜的故事(。超——级少,几百字

哦漏其实不太喜欢吃糖。

准确地说,不是不喜欢吃糖,而是不喜欢太甜的东西。

他有时候不太明白很多人为什么那么喜欢吃糖,甚至有些人没了糖就跟没了命似的,糖真的有那么好吃吗?甜味真的有那么好吗?

比如,哦漏真的不太能理解...

西木团子栗:

即使还暂且触碰不到,我也一直都会在你身边。

© 五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