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竹

随便看看

【K漏】EXTINCTION




/世界要末日啦。
/世界观模糊,BUG超多,人物巨OOC,意义不明。
/全篇都是笑话,随便看看。





事情总归是要往不好的方向发展。

人员不停调动已经开始好几个月了,想来也觉得可笑。强制与他人组合搭档,是为了保障安全;使用非真实姓名,也是为了安全;每个月更换人选回收人员,还是为了安全。

哦漏就觉得这安全来得虚假,现在哪还有人信得过。既然知道这一点,还偏要安排两人两人地行动,过不久就得断了联系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又有个陌生人到了面前。这些做法明明就是自相矛盾。

可他得听,他不听就没法活。这世界都快末日了哪还来那么多要怕的。如果不这样,他怕是早就饿死街头了。

但哦漏就是觉得,他肯定会遇到好人。

而事实是安排与他搭档的人,要么一句话都不跟他说,要么看着就不善,要么是真的不善。

哦漏就放弃了,算了算了,反正大家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升天。

大概是在脑内产生了固定的思想,也就是认为不管谁都是会不惜代价用各种谎言骗取所需之物的人,哦漏对他人的任何行为话语都不为所动。因此KBShinya在第一天见到哦漏的时候跟他挥手打招呼,感觉就像迎面跟柱子抱了个大圆满。

KBShinya被分到跟哦漏一起的第一个小时,他们没打好关系。

不知道哪个屋子这么倒霉,塌得只剩下一个墙角,哦漏一直在那儿坐着,KB用脚扫了扫地上的碎石块,坐到旁边,隔了有段距离。哦漏是不会跑的,他们都无处可去,反倒是这里比较合适。

KB试探着开口:“我觉得……你名字挺好玩的……”

这是KBShinya跟哦漏说的第一句话。

哦漏觉得自己八百年没见过会主动跟他说话的人了,他还以为现在谁都是成天低着头不说话一副丢了魂的样子,要么就是些吵吵嚷嚷的过激派。这一下他倒有点不好应付。

“……都是假名,越奇怪越好。”

感觉到地面有微小的震动,两人不约而同观察起四周的环境,确定不会有很大的问题后,KB才接话:“分到一块儿总得一起过段时间,你看我不像正常人吗?你是不是觉得我是老实人要孤立我?”

哦漏拍拍衣服上的灰尘,虽然它们又会落回来。他无话可说,只能在脑子里跟自己争论。或许他可以利用这个还有思想的人多活一个多月,看看能不能撑到新的救助计划发下来的那天。在进行一轮与这位一堆字母先生当“同伙”到底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的思考后,他选择关闭大脑,自暴自弃。

要打架的话,他自认为是打不过KB的。信不信最后都是死路一条,不如信一信这个人说不定还能交个朋友解解闷。

反正不完全放下戒心就可以了。

“……我可以跟你好好相处,”哦漏眼睛虚着,看起来像是没精神,他指了指右前方一个同样坐着却仰面朝天一动不动的人,用眼神示意了KB。

KB随手捡了块石头,往那边一抛,刚好命中那个人的额头,对方却仍纹丝不动,过了好一会才缓缓把头转向这边,投来凝滞的目光。

他们是统一的暗灰色上衣外套,材质比较滑也比较硬,一共六个大口袋,一边两个,围了半圈腰,两只手臂上还各有一个。KB从左手臂上的口袋里摸了把刀出来,走到那个人的面前,挥刀直刺咽喉。

血液不浸润衣物,洒上去就一滴滴滚落下来了,有风,里面夹着的沙尘吹到沾着血的手上,感觉很奇妙。KB索性往旁边的石堆上抹了几抹,随后向面前的尸体微微俯身。

地面晃了两下,停了。哦漏终于正视着KB。



实际上KB的举动并不奇怪,哦漏也做过相似的事。现在的人们,十个有八个是想死的。自杀的一抓一大把,想自杀但是又怕疼怕死的也一抓一大把。后者是盼着别人或者自然灾害来结果了他们的性命的。

人杀人不少见了,不过分不清是做好事还是做坏事。

哦漏觉得KB和他应该是一派人,是应该走在同一条路上的。但他不太敢确定。KB确实不像什么坏人,如果是在很久以前,生活还很平静的时候,他要是认识KB,肯定会是很好很好的朋友。现在这种背景就不好说。但哦漏个人认为他们已经算是一半的朋友了,一两个星期共患难的交情还是很难忽略的。

KB问过哦漏好几次为什么他总是看起来很没精神,眼睛都不睁全,哦漏只说:“我就是睡少了。”

对此,KB的答复是:“那你还不睡觉?你不睡是要让你的头发被风儿带去世界各地播种?”

哦漏说他就是不想睡。

KB喜欢怼哦漏,哦漏喜欢怼回去,而且日益熟练,仿佛上辈子就习得这种技能。天晓得他们上辈子是仇人还是怎么,或许是天敌呢。

这个世界的无聊程度是可以想象得到的。因此实在无聊到干坐着沉默的时候,他们就开始聊天。聊的大多是自己原来的生活之类,范围很广,从吃食讲到电脑好不好用我给你推荐一个,再突然醒悟现在根本没有电脑。

尽管如此,哦漏还是没有忘记当初说应当保留一丝戒心。他现在还是有点迷茫,尤其是与他人一起行动的时间被延长至五个月后。也许是好的,他可以和一个正常人一起多待一段时间。但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逃离这个地方。

在哦漏完全信任KB之前,他们打过一架。那还是晚上的时候,哦漏闭着眼休息,KB就走过来了,不小心踩了石块踩出响声,被立马睁眼的哦漏抓了个正着,掐着伸到一半的手腕就扯,莫名其妙就打了起来。等被大石块碎石块磕到脸上手上都出了点血,KB还用手帮哦漏护了下后脑勺之后,才差不多停下。这时候KB才能解释,他是要去借一下哦漏旁边的水,等他醒了再告诉他的。

哦漏看了看他刚刚坐的地方,放开了KB,顺便把他拉起来,两个人身上的灰都拍一拍,然后说了很多句弄错了弄错了不好意思,摸了个创口贴给KB的脸拍上,“啪”的一声响极了。

哦漏之前见过的那么多人,还真没一个打架的时候给他护着后脑勺的。



大概就这么个事之后,哦漏开始真正信任KB了。毕竟这么久也没事,那就拿以后来赌一赌了,反正没什么不能拿来做赌注的。

至少他们现在可以做很好的朋友,那就只管现在。哦漏知道,KB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这还只是过了三个月,死掉的人比以前多了近一倍。如果按“现在的人十个有八个是想死的”这个说法来,那么剩下的两个,其中一个就是想别人死的。这些人不知出于何种心态,认为大家都该一起灭亡。

“你以为那些假科学家,那些高层人士真想救人?他们得让我们自相残杀,好削减人员,通往生存的船只就那么点儿大,肯定得先干掉一大部分。自己不动手再提供资源救助,还能留下个光辉形象。我们平时能看到的人,包括我们自己,都是要死的。”KB若无其事地跟哦漏说着这些话,兴致勃勃地拿石头在地上画画,就差没哼个歌。

哦漏虽然知道差不多是这个理,但心情还是有点复杂,甚至想起了静静。

KB画完了他的大作,指给哦漏看,把哦漏给看笑了。

哦漏的口袋是真的很奇妙,里面总是有一些神奇的东西,比如几团皱巴巴的纸,长途汽车的车票,写着“再来壹瓶”的瓶盖,一小块橡皮,等等。他从右边腰上的口袋里拿出一根白粉笔来,在KB的肩膀上画了一个“: )”的表情。

“你看咱俩一块儿过了这么久,那关系肯定不一般嘛。你要是有难,我肯定得给你两肋插刀啊。”

哦漏当即拿刀往KB肋旁的石缝里插。

KB动都没动,哼了个歌。



他们之前找到一块还没有塌的区域,找了个房子躲了很久。离五个月的期限还剩一个星期左右的时候,站起来往四周望望四处走走,已经看不到人了。

“我估摸着活人没几个了,物资点一个多星期没东西了,该饿死的都饿死了。”

“我就说把东西都存一存准没错,”哦漏打了个呵欠,“别的城市说不定还有人,我们这儿就我俩了吧。”

KB点了头,但他不知道哦漏有没有看见,就“嗯”了一下。他们一般不需要叫对方的名字,说话都是直接说,这时候哦漏叫了声KB的名字,他就停了准备出去的脚步。

哦漏说:“我想睡觉了。”

KB走回来准备给哦漏靠着。哦漏明白了,他俩都完了。



哦漏有时候想,这要是战争,他俩勉勉强强能算个战友吧。这么一想,他倒希望这是战争了。起码没这么麻烦,也不会被调去和别的城市的人混在一起,再继续之前的规则。本来以为这附近的人都没了,就差不多是终结了,可终结又被无限期延长了。

KB以前问他信不信神,他反问KB什么是神,神最后是不是也要毁灭。KB拿了两块饼干堵了两个人的嘴。

五个月也有小半年了,现在的环境也分不出春夏秋冬来,但他们分别的时候起码空气里的灰尘少了很多。KB先从他们躲的地方出去,哦漏歇了一会跟在后面,刚出去就有阵风吹过来,意料之外的很清爽。他看得到KB跟他招手示意。

“你快点过来吧——这……”

“啊?你说什么——”

两个人的喉咙都干得要命,这么喊两嗓子都痛得直眯眼。哦漏走过去了,KB摆摆手表示他没说什么重要的话。

他们马上就得被带走了,往刚好相反的两个方向。这时候都没说话,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要说的话估计也就一句“祝你好运”“保重”之类,可哦漏懒得开口,KB也一样。

KB从自己口袋里拿出哦漏之前的那支白粉笔,指了指着肩膀上已经快要全部磨掉的那个表情。

“你保护得还挺好啊,我以为你早忘了。”哦漏拿过粉笔,把原来的痕迹擦掉,重新画那个“: )”。

“那是,我多厉害,回头我不忘了你,你别忘了我。”

哦漏画完,把粉笔一撇,丢到地上,踩成粉末,调侃样地说:“还是忘了比较好。”

他们最后确实是走了同一条路,只不过方向相反。哦漏想:我遇到好人了。然后他走了,一点都没有犹豫。他们认识不过才五个月,告别的事已经做足了。

地球是圆的,但他们再也没有见过彼此。

评论(10)
热度(40)

© 五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