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竹

随便看看

【K漏】水草










*@几何死亡     的点文,感觉完全偏了,我这样写会打我吗qwq

*仍然是看起来没有什么卵关联的标题。很短,然而我已经死了。

*i wanna是我玩过的(。

*还有一言不合就发情什么的(清真。请大家以后看到乱发情就打我,虽然你们打不到,嘿嘿。

*填完ooc四季我可能真的要季更(。我爱学习。社会主义好。











“还早呢,你准备干什么啊?”

刚直播完,KB还在收拾设备,哦漏坐在床边低头玩着手机,顺带看了眼时间。可能是这两天比较高兴,或者是刚才直播的缘故,他现在都还没有困意,反而问起KB了。

“打游戏啊……”KB脱口而出,然后愣了一下,回头看向哦漏那边,哦漏仍然看着手机,一句话都没回。他迟疑了一会,刚转过头坐下来,就听见哦漏走过来的声音。

“玩什么?我跟你一起。”

KB看着哦漏拿了把椅子坐到他旁边,又嫌隔得太远,拉近了一点。他偏过头看着哦漏,“漏爷爷,你不去睡觉啊?”

“……睡不着。”哦漏双手托腮,睁大眼睛抬头看着KB,“KB聚聚带我飞一次吧。”

“你要玩什么?炉石吗?”

如果炉石是个人,哦漏肯定早就跑了。KB不止一次这么想。

“谁说我要玩炉石了。”

KB打开网页,茫然地看着页面,“无尽战区?”

“……暂时不想玩那个游戏。”

“守望先锋?”

“我俩都手残。”

“你问题还真多。那你要玩什么?”

“你还记得我很久很久以前说的i wanna吗?”

KB沉默了一会儿,找到一个文件夹,打开里面的i wanna be the guy。哦漏看着打开的游戏有点发懵,“你怎么会有这个游戏啊?”

“你当初说要玩玩看的时候,我就下载了啊。”

哦漏不出声了,盯着屏幕发呆,过了会儿反应过来发现KB正看着他,“你不是说我俩都手残吗,这个肯定更玩不了啊。”

哦漏往KB那边凑了凑,方便用键盘,“不试试怎么知道。”

游戏画面上的KID被操纵着开始前进,刚没走几步,对面飞来一排刺,游戏结束了。哦漏重开了好几次,才发现躲避的方法。下面几层方法一样,可当走到画面最下面的时候,哦漏发现下面全是刺,无路可走了。试了好多次都没有找到突破口。KB开始嘲笑哦漏,后者瞪了他一眼,把键盘扔给他。

KB其实有点虚,但开始时他不小心往上跳了一下,然后就发现了新世界。他得意地看了哦漏一眼,却收到了怨念的目光。结果接下来,他就被第一个突然蹦出来的苹果给砸死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

“……这什么破游戏。”

KB没什么耐心了,开始抱怨。哦漏努力想要憋住笑,但好像没有什么用,“得了吧,你手残不能怪游戏。”

“你不也一样。”

两人就这样边嘲讽对方边玩着,居然还玩到了很远,后来卡在一个地方,干脆就不玩了,又开始找其他游戏。KB想了想,“你还记得我们有说过要录一个恐怖游戏吗?”

“后来忘记了没录是吗?”

“是啊,你不是不敢录想跟我一……爸爸我错了。”

哦漏收回放在KB大腿上即将要掐下去的手,冷漠地扫了眼KB,“等会玩你别怂啊。玩什么恐怖游戏?”

“玩这个。”KB打开游戏,哦漏看见大大的标题,「层层恐惧」。他想起这个游戏似乎很多人玩,也没那么恐怖的样子,索性放松了下来。

游戏过程中两个人其实都被吓到过,说实话,哦漏怂,KB更怂。有时候游戏里出现可怕的内容的时候,KB总会浑身一抖,手抬起又放下,哦漏总下意识去抓住KB的手,但两人脸上还是假装一副很平静的样子,明显是装给对方看。哦漏突然不小心叫了一声,然后迅速捂住了嘴。KB疑惑地看向他,他一个劲地摇头。

KB提议边聊天边玩,哦漏十分赞成。于是两人从过去聊到将来,从天上聊到地下,从地球聊到外太空,硬是撑过了一整个游戏。

“我的心灵受到了伤害,我需要有人来抚慰我受伤的心灵。”

“那你还是伤着吧——”

KB撇撇嘴,“你现在困吗?”

“还没。”哦漏伸了个懒腰,衣服有些偏短,手臂一抬刚好露出了腰。可能是因为刚刚的游戏,他到现在竟然还没有困意。刚站起身,他就感觉被人拉了一下,下一秒就倒在了床上。

“不困,就是还有精神?”

哦漏茫然地看着上方KB的眼睛,他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今天KB直播的那个游戏。

“KB聚聚,我可不是薄荷味的啊。”

哦漏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带着满满的笑意,嘴角也不自觉地往上扬,眼睛微眯着,直勾勾地看着KB,像极了在故意挑起却装作不知道的样子。KB没管那么多,俯身在哦漏耳边轻蹭。

“不试试,怎么知道?”










—END—

评论(10)
热度(59)
  1. 六竹五竹 转载了此文字

© 五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