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竹

随便看看

【狮鼠】雪霏












*几乎没写过狮鼠,第一篇ooc炸裂没发,第二篇坑了,这是第三篇,尝试写别的cp。

*有最近的心情影响,标题是乱起的

*写得不好,有很多bug,万分抱歉。













傍晚了,天开始下雪。

天气很冷,几乎没有什么人出来,有几个孩子往窗户上哈口气,写写画画,看着外面的雪,等着它们积起来,好出去打雪仗。房间里显得有些空荡,很多东西刚搬来,还没有整理,有些杂乱。终于可以暂时休息一段时间,想着那些东西也不急着整理,白鼠直接倒在了床上,闭上眼睛休息。没有开灯,外面的路灯和偶尔的车灯倒是把屋子里照得挺亮堂。

歇了一会,该整理的还是要整理。白鼠不舍地起身,走到客厅,在一堆纸箱前坐下,一箱一箱一件一件地挑出来看,该扔的还是要扔,该留的还是要留。

一支早就坏了的笔,扔掉。已经换下来的键盘,可能还有用处,留着。一件旧衣服,已经不合身了,扔掉……

就这么分着,成堆的东西理得很快,到最后只剩一个很小的箱子。和其他的不同,这个箱子用胶带密封着,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白鼠对它有点印象,但还是忘了,找了把刻刀来。划开胶带的时候白鼠突然感到不安,一个没注意,划到了手指。东西太多,找不到创口贴,白鼠直接撕了点纸随便缠了一圈,准备等会再找。箱子打开了,意料之外地空。

看清了里面的东西后,白鼠感觉喉咙仿佛堵住了一般,发不出声音来。

一个狮子样的布偶,静静地躺在里面。还有几张照片,一张明信片,一个奇怪的金属铃铛。

白鼠迅速关上箱子,沉默了一会又打开,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他自己的背影。拍照的人,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他又拿起那张明信片,上面写的内容他没去看,只看了署名,略幼稚的字体,旁边还画了一只狮子。

「——吃素的狮子」

好丑的字,画得好难看。

他用力按了按明信片,结果食指上的血不小心弄到了上面,忙用拇指去擦。明信片的材质有些特别,白鼠擦了几下,反而让血晕开来,留下一小块红色。他把明信片扔了回去,剩下的照片也懒得看,再次关上了箱子。

手指上的伤口突然开始胀痛,包绕在外面的一层纸早就被血浸透。他在留下来的东西那一堆里开始翻找,终于找到了创口贴。他看着那个并不大的箱子将近一分钟,起身回房间,过了会儿穿着大衣围着围巾出来,抱起那个箱子往门外走。

该扔的还是要扔。

雪还在下,有变大的趋势。已经到晚上了,路边也积了些雪,有些人正拿着扫帚,把门前的积雪扫开,留出一条路来。

白鼠抱着箱子,也不知道要去哪。走着走着就到了一个广场,热闹得很,很多人都在堆雪人,一个个雪人立在广场上,倒是挺有趣的。孩子们在打雪仗,笑得很开心。情侣们在雪下相拥接吻,浮现出一丝浪漫的气息。白鼠有点累了,在一旁的长椅上坐下,把箱子小心地放在旁边。

明明都要扔了,为什么还要那么小心呢。

他自嘲地笑了笑,走了那么久感觉有些热,把围巾松了松,大口呼吸着,冰冷的空气窜进他的口腔,经过喉咙,胸腔里刺骨的寒冷,冷得心上泛疼。

白鼠就这样坐着,他低头拿出手机,打开微博,看着首页上“吃素的狮子Heaven”这个ID发呆,手指停在“转发”上,往右边移了点,停留了一会,又继续往右边移,最终却还是没有点下去,反而按了返回退出了微博界面。

有什么好说的呢,他们之间的联系,早就淡了。虽然看上去他不怎么看微博,但其实所有的事他都是知道的,只是没有勇气再去和对方互动了。以前那段毫不顾忌的日子,终究还是被迫终结了。他们的关系也还只停留在暧昧不清的阶段,谁都不敢跨出那一步。

白鼠终于起身,他开始堆一个雪人。雪越下越大,落在他的头上,肩膀上。他堆了一个很大的雪人,从小到大绝对没有堆过这么大的雪人,累到开始喘气。然后,白鼠慢慢往后退,从地上抓起一把雪,捏了个雪球,往雪人身上狠狠一砸,一个又一个,力气大到他自己都不相信。手被冻得有些发抖,他也不管。呼出的气到了镜片上,形成一片水雾,让白鼠眼前一片模糊。他索性摘了眼镜,往旁边一扔。

那个人说过他摘了眼镜很好看。

他的视野是真的模糊了,远处几个店里的灯光,在他眼中糊成一片温暖的明黄色。他停止动作,不自觉地往那边走去。等到走近,白鼠才发现自己面前是一家便利店,他走了进去,买了一个打火机。

他不抽烟,这也不是用来抽烟的。

从店门出来,回到之前那个地方,从长椅上拿起那个箱子,放到一块空旷的地上,拿出打火机点燃。他知道这种行为很奇怪,反正现在没什么人,他什么都不管了。

微小的火渐渐蔓延开来,在白鼠的视野中,仍旧是一片明黄。

明黄色,温暖的颜色。

好冷。

白鼠裹紧了衣服,蹲在地上抱住膝盖,头埋在手臂里,只露出深夜一般的眼睛。火光映着他的脸,在他的眼睛里像个光点一样闪烁着。

他觉得他和狮子,从一开始就是从反方向走,只会越来越远,走到隔了半个地球,就都停下,再也不走了,距离始终是那么多。真的喜欢他吗?他问自己。

吃素的狮子。

伊丽莎白鼠真的喜欢吃素的狮子吗?

天还下着雪,火灭得很快。白鼠跪下来在那堆灰烬里翻找。那个布偶被烧得外表都看不清了,几张照片早就变成了灰,那张明信片只剩下署名的一角,那个金属铃铛好像并没有坏,只是有些地方变成了黑色。

喜欢。

他突然就流了泪,冬天里眼泪显得格外冰冷。几年没流过泪的记录,今天被打破了。

该留的还是要留。

白鼠捡起那个铃铛,起身在四周找他的眼镜。还没找到,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拿出手机看一眼,是狮子的来电。

他挂断了电话。

继续在黑暗中摸索着,终于摸到了他的眼镜,捡起来重新戴好,电话又打了进来,还是一样的人,这次他接通了。

那边依然是熟悉的声音:“喂?白鼠?”

“狮子?找我有什么事吗?”

“其实也没什么事,好久没跟你打电话了,找好朋友叙叙旧嘛。”

白鼠刚准备往家走,突然停住,愣了几秒,把手上紧紧攥着的铃铛用他最大的力气,往远处猛地一扔。

铃铛在空中发出了清脆的响声,随后落在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好啊,今晚好好聊聊天呗。”

哪有什么该扔的该留的,全他妈是扯淡。












—END—

评论(15)
热度(26)

© 五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