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竹

随便看看

【K漏】一个杂货铺





♢OOC满天飞的各种脑洞集 叫 杂货铺

♢都是些很短的段子……全是在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梗,都特别想看233333单独发嫌太少,就这样啦

♢尽管如此还是只有三篇(望天。直接从各自的文档复制的,所以带了标题和废话(。

♢想不起来有啥还要说

♢圣诞快乐喔。感谢你们。






【K漏】糖




*没粮没糖吃饿死了饿死了饿死了饿死了饿死了

*就是甜和不甜的故事(。超——级少,几百字




哦漏其实不太喜欢吃糖。

准确地说,不是不喜欢吃糖,而是不喜欢太甜的东西。

他有时候不太明白很多人为什么那么喜欢吃糖,甚至有些人没了糖就跟没了命似的,糖真的有那么好吃吗?甜味真的有那么好吗?

比如,哦漏真的不太能理解KB为什么总喜欢吃糖。

于是他就去问KB,但KB要么一直不回答他要么强行转移话题,他就一天到晚缠着KB问,偏要得到一个准确的回答。

“你为什么那么喜欢吃糖啊?”

“这是你今天第二十八次问这个问题。”

KB关上最后一个网页,带动转椅转向身后坐在床沿的哦漏,咬碎嘴里已经化得差不多的糖,嘎吱嘎吱的。

“那怎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喜欢吃糖呢。”

哦漏突然没话说了。说实话,自从他小时候吃过一次糖,被那味道腻过之后,就没怎么敢碰过这种东西了。真正的味道他也没仔细尝过。其实就是有点……怕腻。

KB思考了一会儿,跑去翻了点什么东西,拿了颗糖回来,递给哦漏:“你试下这个,一点都不甜。”

那颗糖的包装上没有字。哦漏半信半疑,犹豫着拆开,然后塞进嘴里。

苦。好苦。

这是哦漏的第一感觉。那味道被舌根的味蕾率先体会,紧接着迅速扩散开来,一阵一阵的苦味刺激得他一直紧皱着眉。

“呸,苦的。”

哦漏实在受不了,把糖吐掉,看见一杯水在眼前晃悠,立马拿过来一口气喝光。也是奇怪,那么浓的苦味在喝完水之后全都消失了,像从没有出现过一样。

“怎么样?”

“不怎么样!”

“不是不喜欢吃甜的吗……”

“那也不代表我喜欢吃苦的。”

“……真拿你没办法。”

清甜的味道突然散布到口腔中来,舌尖感受着这味道的一阵阵刺激,被不属于自己的舌头带动着翻搅,好让甜味一点点蔓延到各个角落。也许因为是KB口中残留下来的味道,尝不出来是什么水果口味的糖,但甜却不腻,也没有过多的糖分而显得太干涩,刚刚好。

“怎么样?”

“……还可以。”哦漏低着头,舔舔唇角,他算是好好地尝了一回。

哦漏喜欢起吃糖来了,也不知道吃的是哪种糖。




/END





【K漏】俩傻逼




*这两个人的幼稚行为已经让我无法反驳自己了

*WPS的语音朗读已经让我……中毒了

*跪下来向爸爸们求粮




很无聊。至少哦漏是这么想的。

“喂,”感觉到有人在用笔戳他,“该你了。”

KB把桌子上那张纸往哦漏那边推,哦漏才意识到该自己签名了。有些躁地扯过那张纸,拿起笔就往上放,结果在看清纸上的内容后整个人都定住。

那是一个……看起来像动物,又不像是动物的……动物。

哦漏面无表情地看向旁边,KB一脸认真地看着他,等着他签好名,好把这张被要求画些什么画的纸给那位粉丝。

哦漏盯着图思考了一会,签名,在像是脸的地方的中间加了个鼻子,猪鼻子,然后在旁边打了个箭头,写了个大大的:KB。

哦漏能听到KB发出一个尾音上扬的“嗯”声,那张纸被抽走,他亲眼目睹KB在那后面加了四个字,“的猪哦漏”,然后给了站在旁边很开心的粉丝。

“你是我的,猪。”KB回头给了哦漏一个微笑,虽然他戴着口罩。然后说了一个非常微妙的断句。

“智障。”

哦漏带着笑音回了两个字,继续搓他的炉石去了。KB刷他的阴阳师,画了个符,蝴蝶精。看来今天手气不太好。

-

回到房间的时候,两人早就累得不行,就想直接躺下,头沾着枕头就睡。结果睡到天昏地暗,睁了眼睛便是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哦漏先醒,起来摸索着开了灯,视野才明亮了一些。KB还在睡,他走路都悄悄的,怕把人惊醒。等他走到桌边,看见那两支他们今天签名用的笔,又想到今天那副画时,他突然玩心大起,想干点什么。

要在别人睡觉的时候不把他吵醒真是件难事。哦漏正拿着笔往KB那边凑近,在KB头那边的床沿边慢慢蹲下来,正对着KB的脸,刚刚好。

他先是在KB的左边脸上画了只猪的头,旁边写了个“猪”字,刚准备在右边脸上下手,KB皱了皱眉,翻了个身。哦漏吓得立马停下,一动也不敢动,等了一会儿才又跑到另一边,正好方便画右脸。

于是他画了个王八,说得好听一点大概叫乌龟,就小孩子们经常画的种,并在额头上写了个大大的“王”字。

恰巧在哦漏往右脸上画三道线的时候,KB突然睁眼,吓得他浑身一抖往后仰,急忙用手撑着地才勉强坐在地上。

“……”

“好玩吗?”KB从床上坐起来,干脆往下一滑直接坐在哦漏旁边,“你是不是嫉妒我长得帅?”

“……好玩……你、你别凑那么近,”哦漏往后倒,用抓着笔的那只手去撑住KB的肩膀,然后笑出了声,“你的脸看得我有点害怕。”

“你画的啊。”

KB没有缩回来的意思,抓住哦漏的右手,把笔拿下来,还紧紧抓着不让那只手撑着地,导致哦漏只能用空余的左手来支撑住自己不倒在地上,没法控制KB的动作。

KB迅速在哦漏脸上画了点什么,放开哦漏的右手坐直身子。

“以牙还牙。”

哦漏搓搓脸,跑去拿来了另一只笔,回到原来的地方坐下。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坐地上,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反正都是玩儿,不如玩到底。

KB倒是没说什么,一只手臂撑着床沿,稍稍后仰,歪着头,脸上还一副带着轻蔑意味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哦漏中了他的计。

如果忽略他脸上的图案的话。

哦漏眼疾手快地在KB脸上空余的地方画了一笔:“这是你上次妨碍我玩炉石。”

KB在哦漏还没放下手的时候也开始在对方脸上画起来:“这是你上次一心玩炉石没听我说话。”

“骂我蠢。”

“带错了路。”

“不让我吃饭。”

“十一二点就算了,一两点要我带你出去吃东西。”

“录歌都不专心。”

“打游戏都不专心。”

“乱用我的微博发东西。”

“用我的5sing和B站乱写简介。”

哦漏朝KB吐了下舌头,继续画。

“总是怂勇我翘课。”

“周边都让我背。”

“给我推荐的什么辣鸡电脑。”

“发我的表情包黑我。”

“总在粉丝面前黑我……”

因为哦漏之前画过一些,KB的脸上已经画满了。他正找着还有哪里可以下笔,却感觉到KB的笔尖离了他的脸,往下移动,但又不像是要放下来的样子。还没来得及问,脖子下方接近锁骨的地方传来一阵痒意。他穿的是一件黑色的连帽衫,那个地方刚好在领口上沿。他看见KB突然柔和下来的笑脸。

“KBShinya。”

哦漏愣了一下才明白,不服输地转移阵地,在KB的颈侧下笔。

“哦漏QAQ。”

灯突然闪了几下,好在没有灭掉。到这时候两人才意识到他们都做了些什么,看着对方的脸大笑起来。KB用手背去蹭了蹭脸,看笔迹会不会被蹭下来。哦漏擦了擦刚才KB写字的地方,看了下手,没有墨迹。

“去年没给你签名,还给你了。”

“谁还要啊。”哦漏听KB这样说,立马反驳,把衣服往上拉一点遮住字迹,“行了,快去洗脸吧。”

哦漏跪起来,摸了摸KB的头。

“小屁孩。”

“老年人。”

KB用手背移开哦漏的手,照着哦漏的话驳回,尽管哦漏只比他大不到一岁。所以不管怎样,都是这个哥哥先起的头吧。KB就这么想。

“来猜拳?输的不准洗掉名字。”

KB指着自己脖子上的“哦漏QAQ”,向笑得很开心的哦漏再次发起挑战。哦漏一动领口就往下掉,刚好露出那一小行“KBShinya”的字样。

“来啊,谁怕谁。”




/END





【K漏】想见你



*突然就写了这么个东西(。我自己也挺不明白的(。半天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有以前的微博梗233333



人确实有时候会有种没由来的想念,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更是如此。就是在这种时候,特别地想见到自己所想的那个人,想跨过一切阻碍什么都不管不顾地去见他。

KB现在就是这么想的。他从来没有这么迫切地想见到哦漏过,想见到那个人的脸,想见到那个人的一切。尽管他现在与哦漏认识不久,两人也只是在网上有交流过,但哦漏的地位在他心中早就已经不知不觉被抬到极高的地方了。

刚认识哦漏的时候,KB还是挺害羞的,畏畏缩缩了半天不敢说什么话。结果后来竟然反过来了,现在想起来也有点好笑。可能在别人眼里哦漏比较安静乖巧,不过在KB的印象里,哦漏其实是个话唠,两人聊起来谈天谈地谈宇宙,什么事都要说一句,分享一下,早就无话不谈了。

以至于KB现在还觉得自己是不是以前和哦漏认识或者见过,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可能。

总之,KB就是很想见一见哦漏,想看看两人在现实中到底是怎样的。可是他坐在电脑前已经一个小时,桌上原本热着的水都快凉了,想说什么脑子里却一片空白,和哦漏的聊天窗口上最后一条消息还是昨晚提醒人应该睡觉了,输入框里一个字也没有。

这种情况有些尴尬,主要是太突然,他不太好意思开口。而且按照哦漏的那种性格,估计直截了当的说会被果断地拒绝。哦漏应该算是个比较听话守规矩的人,从他聊天时的字里行间就可以看出来,尤其是一些中年人老年人一般的言论,总能让人思想一下子回到老早以前,KB也不止一次说过他这一点。

越想越烦躁。

KB不是很懂这种莫名其妙的想念,明明他们从未有过分别。但他也不愿想那么多,他现在只想着怎么见到哦漏,这是个问题。然而在他看到哦漏给他发过来的消息时,整个人都定住了。

漏漏:我这里交通不太方便

漏漏:可能要先去你那里

怎么会有这么帅的人:你现在在哪???

怎么会有这么帅的人:你不在郑州吗??

漏漏:暑假怎么可能会在郑州

怎么会有这么帅的人:。

怎么会有这么帅的人:那我不就要跟你面基

漏漏:应该吧

怎么会有这么帅的人:朋友

怎么会有这么帅的人:你到时候穿啥样

漏漏:蓝衣服牛仔裤 锅盖头

漏漏:人群当中最怂的就是我

怎么会有这么帅的人:你拍个自拍好吗大哥

怎么会有这么帅的人:你这也太大众形象了

再也没有回复。KB差点就想骂人。不过居然真的有了见面的机会,他还是需要缓缓。

上天眷顾啊。

「我一定要见到你」

在输入框打下这么一行字,犹豫着又给一个字一个字地删除。

-

当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那么顺利的。KB本来以为就算哦漏给的信息不是那么明确,他应该也能很快找到,然而事实却是他觉得自己已经游荡了一个世纪,连哦漏的影子都没见着。

这人不会鸽我吧。

这个想法刚刚在他脑海里浮现,就被打破了。看准了人群中新出现的一个身影走过去。

果然一眼就能认得出来。

正往那边走着,刚好哦漏回过头来看见KB,也往这边跑过来。

真正地见到了对方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哦漏整体的感觉和KB之前所想的差不多符合,虽然在网上时间久了容易认为对方和头像长得是一样的,但见到的第一眼他的直觉就告诉他这就是哦漏。他突然就有种极大的满足感,可能是因为长久以来所想的得到了实现。

于是两人在微博上嘲讽了对方。

哦漏看完微博就朝着KB笑,KB问他笑什么。

“就是觉得很奇妙,我们第一次见面居然没有那么尴尬。”

“是啊,比我想象的好多了。”KB认真地盯着低头看手机的哦漏,那人没有注意到他,到这时候他才仔细地看哦漏的样子。

实在是太好了,是他心里的那个模样。

-

说话的语气,聊天的内容,对各种事情的反应,两个人在现实中气氛竟然和在网上相差无几。只是现在,不是枯燥的聊天框,而是实实在在的可以触摸得到的人。

临近分别的时候,看着哦漏的背影,KB算是明白了。

他对哦漏真正的想念,现在才刚刚开始。




/END


评论(24)
热度(73)

© 五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