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竹

随便看看

【K漏】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很久







清早起来发现外面有阳光照进来,哦漏突然心情复杂。今天的天气看起来还不错,至少衣服晒得干,但他宁愿老天下雨。也不知道最近是怎么回事儿,晴天都热得跟大夏天似的能把人烤熟,一阴下来或者下点雨就冷得像深冬一样,风吹得呼呼的响,脆一点的树都得被折断。这也就算了,关键是两种天气还转换得十分频繁,加减衣服的时间都没有,每过两天就换个季节,还没有春天和秋天。



热到出汗衣服粘在身上的感觉哦漏十分不喜欢,虽然天冷的时候他总因为懒得加衣服而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下雨不用晨会也不用课间操,他正好可以窝在他那个靠墙的里面位置歇一会儿,也没人能打扰得动他。冷天教室内不冷,热天教室内可是热得像火炉。



事实证明哦漏的想法有点多余。早上那点阳光根本不能证明什么,到了学校天就开始有点不对劲,两节课一过就有点点小雨飘下来,课间操的广播也没有响。



明明昨天还是下暴雨,我怎么会觉得今天要晴呢。哦漏在心里不断重复这句话,靠在墙上感受瓷砖墙面的冰凉。其实很重要的一点是他没有带伞,他很害怕放学后会有大雨。



数学课代表果然第一个扯开嗓子喊交数学作业,哦漏从抽屉里拿出那一本翻开,补上昨晚算出结果但没写上答案的两道选择题,接了后面传过来的叠在一起,用书角戳了戳前面人的后背。



“齐了?”



“一个。”



KBShinya点点头,接过哦漏手上的作业再继续往前传。



他俩的位置有点偏后,班上七十多人,算是很多,前后总共八排,哦漏在倒数第三排。这是班主任难得提出按成绩排座位的时候换的,哦漏那次考试没怎么考好,在中间偏后的名次,选的时候想往里面选,略过了几个前排位置,就很不小心地选到这儿来了。原本在前面的KB看到了,仗着老师不在人缘又好,跑后面来跟哦漏前面的人换了个座位,据说他是要请那人吃一顿食堂的。



刚开始那几天还有点不习惯,后来反而还挺好的。哦漏觉得坐后面十分祥和,别处的吵吵闹闹他也不容易注意到,只有偶尔晚自习同桌在用手机打王者,和周围几个女孩子谈游戏谈得不亦乐乎。



当然,如果不算KB时不时在哦漏睡觉的时候转过来喊一句“漏漏我跟你说!……”之类的话,哦漏的世界还是很安静的。



果然,KB交完作业又转过来了,不过这次他什么话都没说,就是看了哦漏一会儿,转回去写作业了,留下哦漏满脑子问号,把KB椅背上快要掉下来的书包带往上拉了一下,什么都没问。



星期二的课表有些迷,重要的课都安排在上午,下午要么是些体育美术之类的课要么是不听那么一两节也没什么关系的课,总的来说一整个下午就跟没课一样。中午的雨果然没停,哦漏正为吃饭的问题发愁。



“你要不跟我共一把伞算了。”



KB在外面走廊,应该是在拿伞。生物老师上完今天的课提前了一两分钟放学,别的班还在拖堂。其他同学都走了,这里就剩他们两个。哦漏哦了一声,出了教室,看见KB往走廊尽头走的背影跟上去,走到身边的时候听见一句“一楼二楼?”



“二楼。”哦漏毫不犹豫。



KB打开伞,左手拿着伞把,右手插口袋里,钥匙因此没叮叮作响。走一半KB停在一个上坡,把伞递给哦漏让他帮忙拿一下,蹲下系鞋带。哦漏趁KB没看见的时候用手在他头上比划了一些奇怪的东西,自己笑了起来。KB站起身之后问他笑什么,他不说,继续走,伞倒是很自然地换了个人撑了。



食堂二楼人确实相对较少,他们来的也算早,可以找到相对面的座位。进食堂前放话说要请哦漏的KB终于在排打饭的队时发现自己忘了带饭卡,于是换作哦漏很大度地给KB刷了卡,KB感激涕零,并且把芹菜炒鸡丁里的芹菜一根根夹给了哦漏。坐在他们旁边的两个人走了之后,他们开始谈起那两个人刚才说的一些看似很厉害实际是乱扯的话,顺便讨论了一下最近卖馄饨的大叔换了人,馄饨也没以前好吃了之类的话题,从人少吃到人少。



出来的时候还是哦漏撑伞,KB拿着一盒维他奶在喝,提议从下面操场走回去。哦漏第一反应是觉得KB在瞎扯淡,下着雨走什么走不选近路。不过他还是被说服跟着去了,两个人在跑道上慢腾腾地晃。



KB在兴致勃勃地讲着什么事情,突然侧身面向哦漏,伸手一挡,刚好把哦漏一个完美壁咚在旁边看台底下的墙上。



“然后就这样,……”



哦漏脑子有点当机,就听到五个字。他盯着上方的白色半透明伞面,能看得清一粒粒的雨滴。这把伞据说是KB当时选了最便宜的买的,因为多买了几本书把自己搞得像个穷苦的要饭的。而且买来就有点坏,有根伞骨折了一点点,现在这根伞骨正在KB的头上方。



也不知道KB是什么时候放开的,只是哦漏听到了他叫他,然后递过来一个盒子。



“帮我扔一下。”



“……你自己不会扔?KB小朋友?”



“你离垃圾桶比较近。”



哦漏扯过来随手一扔,正中,连桶壁都没有撞到。KB跟他比了个大拇指。哦漏一副“得了吧”的表情拍下KB的手,又抬头继续看着伞,上面的水珠有点好看。



教室在四楼,他们走从外面直接连接三楼的楼梯上去。两边有树,雨不太打得进来,哦漏收了伞,低头稍微甩下上面的水,KB一个人往上爬到楼梯中间去了,楼梯很长,他们隔了挺远。



“欸,我说——”



哦漏听到KB声音,抬头看过去,脚下也踏出一级。KB双手都在外套口袋里,语气里带着点迸出来的笑声,眼睛也弯起来,很像是要说些什么好玩的玩笑话。



“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哦漏突然就停了动作,眼睛也瞪大了,瞳孔骤缩。很快他就回过神来了,嘴上说着些开玩笑的话,和认为KB是开玩笑的话,踢了脚边的一颗石子。



是啊。他在心里说。









/FIN

评论(18)
热度(60)

© 五竹 | Powered by LOFTER